1. <cite id="tjaxs"></cite>
        1.  
          中文      English
           
           
          世界軌道交通資訊網
          克里斯托弗·塔姆森
          克里斯托弗·塔姆森,1976年12月3日出生于瑞典斯德哥爾摩市,現任瑞典斯德哥爾摩市交通部長兼主席。曾擔任瑞典前首相弗雷德里克·賴因費爾特的參謀長、高級特別顧問和演講策劃人,以及桑德比貝格市臨時市長。曾就讀于斯德哥爾摩大學以及瑞典烏普薩拉大學。

          成 果

          現任瑞典斯德哥爾摩市交通部長兼主席。曾擔任瑞典前首相弗雷德里克·賴因費爾特的參謀長、高級特別顧問和演講策劃人,以及桑德比貝格市臨時市長。曾就讀于斯德哥爾摩大學以及瑞典烏普薩拉大學。

          專 訪

            行人匆匆、車影匆匆,司空見慣的地鐵運營景象,可曾留下回憶?低頭族、手機控、耳機黨,孤獨的站臺、焦急的等待,可曾留下溫暖?熙熙攘攘的地鐵站,曾幾何時,已經變成了冰冷交通中轉站。我們每天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無暇多看一眼站臺,仿佛一切都是定格……直到置身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地鐵藝術站臺上,一切卻變得從容而溫暖,仿佛地鐵站才是整座城市最令人向往的風景線。
           
            斯德哥爾摩是藝術與水勾勒出的美麗版圖,被稱為世界最美麗的首都之一,更是無數青年藝術家的聚集地。斯德哥爾摩市域面積5400平方公里,由若干島組成,陸地面積不足200平方公里,目前中心區城市人口約100萬;被稱為藝術殿堂的斯德哥爾摩市公共交通包括市郊通勤列車(市域快線、市區鐵路,共240公里)、地鐵(110公里)、有軌電車(約30公里)、地面公交、輪渡等組成(軌道交通占比公共交通約27%),由斯德哥爾摩公交公司組織運營(SL公司),并讓全世界愛上了地鐵藝術杰作。
           
            “藝術,讓公共交通變得漂亮有趣,讓人們更容易辨別方向,也讓城市變得絢麗多彩,”采訪中,斯德哥爾摩市交通部長兼主席克里斯托弗·塔姆森對于用智慧描繪公共交通藝術頗有心得,“‘TheArtofPublicTransport’是峰會的主題,也是斯德哥爾摩公共交通的主題。藝術不僅僅是繪畫創作,更是規劃的理念以及前沿的科技,智慧就是思想的藝術,用智慧描繪公共交通未來才是我們真正的藝術!”
           
            采訪塔姆森先生是在UITP斯德哥爾摩峰會上,接受UITP峰會中國唯一的官方合作媒體采訪,多少讓塔姆森先生正襟危坐:“驚嘆,實在是驚嘆!中國軌道交通創造了神話,線網發展、智慧科技、多網融合,中國給了世界驚喜,這是來自中國的建造藝術。我們在建設上無法與中國媲美,但我愿意分享用藝術描繪軌道交通藍圖的理念,期待著每一座地鐵站都將成為人們心中的藝術宮殿。”
           
           
            藝術——心靈的富足、城市的富足
           
            瑞典斯德哥爾摩有諸多吸引人的標簽:北歐、極光、波羅的海、藝術、設計……“北方威尼斯”的美譽不僅僅在于陸地上,更因為它有著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埋藏在地底下。每一站都有著屬于自己的藝術長廊,壁畫、雕刻、涂鴉……斯德哥爾摩的地鐵站被稱為地下藝術長廊,這些地鐵站將當地人民的生活以及城市的發展與藝術融為一體。
           
            “與莫斯科大氣華貴的地鐵宮殿藝術不同,我們更傾向于純粹的自然藝術,我們注重是將藝術運用于大自然之中。大膽、夸張而不突兀的色彩,是斯德哥爾摩地鐵最大的特征,鮮艷奪目的色彩被藝術家們運用到了極致,在稍顯陰暗的地鐵站中,亮麗的色彩并沒有任何突兀,反而賦予了乘客一種神奇的活力,不加修飾的站臺與靚麗的壁畫形成鮮明的沖擊,仿佛每一個站臺都代表著人類發展的浪漫史。這里就是藝術的天堂。”采訪伊始,談到藝術,塔姆森先生侃侃而談,“這是一條漫長的藝術之路,斯德哥爾摩地鐵1945年開始建設,共有紅、藍、綠三條線路,最早的藍線1950年開始啟用。1955年,兩名瑞典藝術家向斯德哥爾摩議會提交了用藝術裝點地鐵的議案,這份議案受到議會很多黨派的贊成。議案通過以后,藝術家加入地鐵建設團隊,開啟了我們的藝術之路。沒有工期的限定,沒有主題的要求,藝術家們只需要按照自己的節奏,把每一個空間變成自己藝術的宮殿。正是因為藝術家有了自由、愉快的創作空間,經過了半個世紀的進程,斯德哥爾摩地鐵站從交通樞紐,蛻變成為了‘世界最長的藝術長廊。’”
           
            110公里的地鐵網,90個站點、150名藝術家、從上世紀50年代到21世紀,從墻面雕塑、馬賽克、油畫、裝飾、浮雕到燈飾、擺件。每一個站臺都是一座獨立的藝術館。為了讓記者更充分的了解這些藝術,塔姆森先生拿出了精美的畫冊,為記者舉例講解。
           
            “比如T-Centralen地鐵站(地鐵中央站),作為將藝術帶入地鐵的第一個站,在50年代末期呈現的是雕塑和繪畫的藝術形式,之后加入了很多新的元素。1975年,藝術家Ultvedt為它畫上了藍色的藤蔓和花紋,希望通過這種設計,帶給乘客們一種平靜的感覺。為了感謝參與車站建設的工人們,墻壁上用藍色繪制了所有工人的藍色剪影,據說是當時藝術家覺得把名字刻在上面太像紀念碑,才想出如此巧妙的辦法。”
           
            “再如地鐵藍線的Solna站,選擇了烈焰般熾熱的緋紅與靜寂而堅忍的墨綠。Solna站洞穴狀的亮紅色天花板仿佛直逼站臺,讓人有種‘壓迫感’。而站內的墻上則是一幅描繪云杉林的一千米長的圖景。這是著名設計師在瑞典社會工業化的鼎盛時期——1975年的作品。這整整一千米長的墨綠色冷杉生長在緋紅色的熾烈天空下,反映了工業化時期鄉村人口減少,自然環境遭到破壞的現實。設計師使用森林、野生駝鹿的墻繪圖案表達了對戶外生活方式——例如在清澈的溪流中釣魚的生活的向往。”
           
            “還有地鐵紅線的Stadion站,這座地鐵站的七彩墻繪是著名藝術家為了紀念1912年在斯德哥爾摩舉辦的奧林匹克盛事而設計。整座地鐵站巖壁都被明亮的天藍色鋪滿,而一彎旖旎的彩虹橫跨于拱形巖壁之上。色彩斑斕、情感濃烈的藝術作品裝飾著墻面,色彩碰撞的歡樂海洋。”
           
            ……
           
            將地鐵站建設成藝術的殿堂,這在很多國家都很常見,莫斯科有,中國也有,為何斯德哥爾摩的藝術宮殿令世界驚嘆?在塔姆森先生的介紹中,記者仿佛明白了:地鐵的藝術作品不僅僅是作品,更是反應當代人民對于美好生活的不斷追求。生活與藝術的結合,城市與藝術的結合。我們不斷打破固有的思維模式,發現更好的生活方式,創造更美麗的城市,從中獲取快樂、滿足的感受。地鐵藝術是心靈的富足,是城市的富足,不斷推動著人類文明的進步和城市的迭代發展。
           
            
           
            藝術——規劃的高度、創造的高度
           
            斯德哥爾摩交通的最大敵人是地理環境,這是一座群島城市,城區被水面分割得七零八落,島與島之間的來往就成了市政府交通部門面臨的最大挑戰。為此,斯德哥爾摩建成了北歐地區規模最大的城市軌道交通系統。紅、綠、藍3條地鐵線、5條有軌電車線、市域快線、市區鐵路,一共240個站點,軌道交通線路總長超過400公里,形成了一張四通八達的網絡。這些線路,有的穿過海底隧道;有的在城區地下蜿蜒;有的偶爾又從巖石中鉆出,在地面的高架橋上呼嘯而過。這種多層次的立體交通格局,體現了斯德哥爾摩獨特的規劃藝術。
           
            斯德哥爾摩大力發展公共交通,使越來越多的新城居民和上班族以軌道交通或公共汽車作為出行的首選交通工具。更重要的是,以公共交通為導向的社區發展(一些社區以居住為主,一些社區以就業為主)產生了高效的、雙向平衡的交通流。在高峰期,系統的雙向間客流量之比為45:55,造成這種平衡的主要原因在于區域規劃中,沿軌道交通走廊將人口和工作崗位的增長集中在緊湊混合開發的郊區市鎮中心,產生了由城區到郊區城鎮去上班的反向通勤。這樣,軌道交通系統克服了潮汐性客流的弱點而得到了均衡的利用。
           
            幾十年前的規劃營造出了斯德哥爾摩今日公共交通的繁榮,在塔姆森先生看來,軌道交通的規劃應是百年大計:“如何根據城市自身的特性,規劃構建適合其發展的多層次多制式軌道交通,并且經受住上百年時間的考驗,這才是真正規劃的藝術。什么是適合?不是說修建地鐵和鐵路就是適合。比如在其他國家,有軌電車正漸漸成為古董,但在斯德哥爾摩卻一直在扮演著重要的交通工具的角色,我認為這就是適合。在市中心海濱大道上,有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最先進的有軌電車,它30多米的身軀讓人敬畏,充滿后現代感的設計風格,甚至讓人誤以為它來自未來世界。有軌電車交融城市,成為了城市街頭美麗的風景線。”
           
           
           
            提到規劃的藝術,斯德哥爾摩多層次軌道交通線路之間的換乘可謂巧奪天工。斯德哥爾摩換乘站在城市軌道交通線網中起著重要作用。位于城市軌道交通線路的交叉點或匯合點處,其功能是把線網中各獨立運營的線路搭接起來,為乘客換乘其他線的列車創造方便條件。使線網形成一個四通八達的整體,斯德哥爾摩以軌道交通換乘站為基礎,形成了許多大型綜合換乘樞紐。
           
            “為了實現中心城市站四線換乘,我們披荊斬棘、排除萬難。近年來,我們對部分市郊鐵路進行了改造,原先的市郊鐵路是利用鐵路走廊布置的,經過改造后,市郊鐵路成為了服務于城市交通的市域快線,功能層次更加清晰。新建的中心站更名為StockholmCity,位于地鐵中心站T-Centralen的下方,能夠方便的和地鐵紅綠藍線互相換乘。車站設置2臺4線,與紅綠藍三線呈現三角形換乘格局。新增設2處轉換平臺,一處平臺分別設2組扶梯連接市域線站臺和藍線站臺、1組扶梯直接連接藍線站廳;另一處平臺設4組扶梯連接市域線站臺,1組扶梯+直梯銜接紅綠線上層站臺、1組扶梯直接連接紅綠線下層站臺、1組3扶梯接至紅綠線原有站臺廳。如此四通八達的改造方案,展現了斯德哥爾摩的智慧。”塔姆森先生驕傲地說道。
           
            正如塔姆森先生所說,T-Centralen站實現了各線間的互聯互通,最大限度的為乘客提供方便快捷的換乘。中國城市軌道交通協會專家和學術委員會副主任于波曾在UITP峰會期間深度調研斯德哥爾摩軌道交通,并在研究會舉辦的論壇上感慨道:“我們以為我們領先了,其實斯德哥爾摩在很多方面仍然領先于我們,比如多制式軌道交通、T-Centralen站的換乘方案、一票通達等,我們要把握共存、共贏關系,讓多制式的城市公共交通服務體系真正做到安全、便捷、經濟、適用。”
           
            
           
            藝術——管理的智慧、服務的智慧
           
            從全世界范圍來看,公共交通運營管理的三大目標無一例外都是安全、服務和效益。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們三者是公共交通運營的三條生命線:安全事故,或因乘客服務不到位而門可羅雀,或因效益不好而難以為繼都會讓公共交通公司陷入困境。
           
            斯德哥爾摩公共交通的運營服務體系堪稱一門藝術。斯德哥爾摩市的公共交通由斯德哥爾摩公交公司(SL公司)組織運營。SL公司屬政府所有,不直接擁有公共交通車輛和駕駛員,但擁有經營權。公司通過整體規劃,以招標的形式讓多家運營商經營,按合同支付費用。
           
            塔姆森先生認為只有開放經營才能提升服務品質:“我們采取特許經營模式,按照合同把經營權授予經營者。每期合同的經營期限通常為5年,并可以再續簽5年。我們會詳細明確服務質量目標,并要求授權經營的企業必須達到這些目標要求。各個經營者之間通過競爭,提供更好的服務,以力爭獲得經營權。SL公司對于車輛的定員和行車間隔具有決定權,并制定行車路線,但具體怎么運營則由中標的公司來決定。如果SL公司想要在某個特定區域內改進質量,就會改變目標要求,并具有考核權力,獎勵和罰款大致在合同總價值的1%~2%范圍。”
           
            “如此一來,公共交通運營商必須做到:根據合同保證提供授予線路或一個地區的交通服務;向乘客提供達到和超過合同要求的高質量服務;負責招收和培訓職工;負責公共交通的養護與更新;制訂運營計劃,并監察運營情況。根據要求,公共交通運營商不能降低員工工資,也不能擅自改變員工的雇傭條件,員工實際工作時間按照工會協議規定執行,但是他們在使用和調配員工,以及安排工作方面有一定的靈活性和更多的創新性。比如,在高峰時段,符合要求的維修段員工也可以充當駕駛員,以解決駕駛員不足問題;更多的維修工作在兩次維修之間進行,提高了車輛利用效率等。”
           
            政府調控+市場競爭形成了斯德哥爾摩公共交通高質量的運營服務體系。一方面,國家調控整個系統,決定運營服務范圍和標準;另一方面,私營公司盡自己的能力做好服務,并獲得一定的利潤,從而實現了雙贏。
           
           
           
            品質提升造就運營服務藝術。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斯德哥爾摩市統一采用全市公共交通一票制,一次進站75分鐘內免費換乘,不僅包括地鐵和市域快線,還包括所有斯德哥爾摩市交通局管轄的有軌電車、公交和輪渡等,全部聯網。無論你乘坐管轄范圍內的哪種交通工具,首次進站刷卡付費,出站自動出閘不刷卡,換乘其他交通工具時刷卡讀取時間,不超過限定時間不取費。乘客可以從刷卡機上看到本次出行的剩余時間,便于掌控出行。新的票制對于乘客使用和運營管理雙方都極為簡單且方便,這種大簡致勝的方式與我國公共交通截然不同!
           
            斯德哥爾摩在軌道交通運營服務和管理上取得了成功的經驗,在實現盈利的基礎上又保障了乘客的利益以及出行的品質,同時政府的監管也保障了票價的合理性以及運營方式的先進性。深入研究斯德哥爾摩的運營服務體系將對我國軌道交通可持續的發展提供很好借鑒作用。
           
            
           
            結語
           
            瑞典人向來以認真嚴謹著稱,計劃性、時間觀念很強;經濟發達卻又勤儉節約,對于精細化管理要求很高;又非常注重環保,崇尚綠色出行。同時,瑞典的公共交通業相當重視乘客的出行體驗與服務滿意度,乘客的反饋往往會直接影響到政府決策,這些特點都與中國香港相似,也造就了瑞典和中國兩國間親密合作。
           
            通過全球競標,港鐵拿下了斯德哥爾摩地鐵網絡運營項目、斯德哥爾摩地鐵網絡車輛系統的維護項目、斯德哥爾摩的市域鐵路網絡運營項目以及斯德哥爾摩至哥德堡城際鐵路客運服務。港鐵的運營水平和瑞典的地鐵設計一樣酷。自運營開始,港鐵就一直表現卓越,在斯德哥爾摩地鐵網絡的各線均創造了破紀錄的準時度,備受斯德哥爾摩市民的贊揚,甚至獲得了“2014年度瑞典品質大獎”。
           
            “港鐵公司依托在香港多年鐵路運營的管理經驗,以及在瑞典當地交通運營中的卓越表現,正逐步深入獲得瑞典當地政府和人民的信任,也不斷鞏固自身在瑞典市場地位,”采訪的最后,通過《世界軌道交通》雜志,塔姆森先生希望進一步加強兩國間的公共交通產業的合作:“港鐵高質量的運營水平深入民心,也給我們兩國間親密合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石,中國公共交通智能化發展水平讓我們驚艷,我們希望在智能化發展方面,有更多的中國企業能參與其中;同時,我們也希望有更多的瑞典企業參與中國公共交通的建設,讓更多的科技企業像沃爾沃、宜家一樣在中國家喻戶曉!
           
            用智慧描繪公共交通未來,造就了斯德哥爾摩軌道的世界,藝術的殿堂!
           
            獨具一格的地鐵風景線,留下最美的回憶!華麗的站臺、悠閑的等待,留下友善的溫暖!熙熙攘攘的地鐵站,感悟生活與藝術!悠然而來,從容而去,生活的小確幸,始于站臺的遇見,仿佛一切充滿希望……

          相關文章

          ?! ☆}
           
           
           
          封面人物
          市場周刊
          2020-11
          出刊日期:2020-11
          出刊周期:每月
          總481期
          出刊日期:(2014 07 08)
          出刊周期:每周
           
           
           
           

          克里斯托弗·塔姆森

          克里斯托弗·塔姆森,1976年12月3日出生于瑞典斯德哥爾摩市,現任瑞典斯德哥爾摩市交通部長兼主席。曾擔任瑞典前首相弗雷德里克·賴因費爾特的參謀長、高級特別顧問和演講策劃人,以及桑德比貝格市臨時市長。曾就讀于斯德哥爾摩大學以及瑞典烏普薩拉大學。
          查看2021-01期雜志封面>>
          成 果

          現任瑞典斯德哥爾摩市交通部長兼主席。曾擔任瑞典前首相弗雷德里克·賴因費爾特的參謀長、高級特別顧問和演講策劃人,以及桑德比貝格市臨時市長。曾就讀于斯德哥爾摩大學以及瑞典烏普薩拉大學。

          專 訪

            行人匆匆、車影匆匆,司空見慣的地鐵運營景象,可曾留下回憶?低頭族、手機控、耳機黨,孤獨的站臺、焦急的等待,可曾留下溫暖?熙熙攘攘的地鐵站,曾幾何時,已經變成了冰冷交通中轉站。我們每天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無暇多看一眼站臺,仿佛一切都是定格……直到置身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地鐵藝術站臺上,一切卻變得從容而溫暖,仿佛地鐵站才是整座城市最令人向往的風景線。

           
            斯德哥爾摩是藝術與水勾勒出的美麗版圖,被稱為世界最美麗的首都之一,更是無數青年藝術家的聚集地。斯德哥爾摩市域面積5400平方公里,由若干島組成,陸地面積不足200平方公里,目前中心區城市人口約100萬;被稱為藝術殿堂的斯德哥爾摩市公共交通包括市郊通勤列車(市域快線、市區鐵路,共240公里)、地鐵(110公里)、有軌電車(約30公里)、地面公交、輪渡等組成(軌道交通占比公共交通約27%),由斯德哥爾摩公交公司組織運營(SL公司),并讓全世界愛上了地鐵藝術杰作。
           
            “藝術,讓公共交通變得漂亮有趣,讓人們更容易辨別方向,也讓城市變得絢麗多彩,”采訪中,斯德哥爾摩市交通部長兼主席克里斯托弗·塔姆森對于用智慧描繪公共交通藝術頗有心得,“‘TheArtofPublicTransport’是峰會的主題,也是斯德哥爾摩公共交通的主題。藝術不僅僅是繪畫創作,更是規劃的理念以及前沿的科技,智慧就是思想的藝術,用智慧描繪公共交通未來才是我們真正的藝術!”
           
            采訪塔姆森先生是在UITP斯德哥爾摩峰會上,接受UITP峰會中國唯一的官方合作媒體采訪,多少讓塔姆森先生正襟危坐:“驚嘆,實在是驚嘆!中國軌道交通創造了神話,線網發展、智慧科技、多網融合,中國給了世界驚喜,這是來自中國的建造藝術。我們在建設上無法與中國媲美,但我愿意分享用藝術描繪軌道交通藍圖的理念,期待著每一座地鐵站都將成為人們心中的藝術宮殿。”
           
           
            藝術——心靈的富足、城市的富足
           
            瑞典斯德哥爾摩有諸多吸引人的標簽:北歐、極光、波羅的海、藝術、設計……“北方威尼斯”的美譽不僅僅在于陸地上,更因為它有著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埋藏在地底下。每一站都有著屬于自己的藝術長廊,壁畫、雕刻、涂鴉……斯德哥爾摩的地鐵站被稱為地下藝術長廊,這些地鐵站將當地人民的生活以及城市的發展與藝術融為一體。
           
            “與莫斯科大氣華貴的地鐵宮殿藝術不同,我們更傾向于純粹的自然藝術,我們注重是將藝術運用于大自然之中。大膽、夸張而不突兀的色彩,是斯德哥爾摩地鐵最大的特征,鮮艷奪目的色彩被藝術家們運用到了極致,在稍顯陰暗的地鐵站中,亮麗的色彩并沒有任何突兀,反而賦予了乘客一種神奇的活力,不加修飾的站臺與靚麗的壁畫形成鮮明的沖擊,仿佛每一個站臺都代表著人類發展的浪漫史。這里就是藝術的天堂。”采訪伊始,談到藝術,塔姆森先生侃侃而談,“這是一條漫長的藝術之路,斯德哥爾摩地鐵1945年開始建設,共有紅、藍、綠三條線路,最早的藍線1950年開始啟用。1955年,兩名瑞典藝術家向斯德哥爾摩議會提交了用藝術裝點地鐵的議案,這份議案受到議會很多黨派的贊成。議案通過以后,藝術家加入地鐵建設團隊,開啟了我們的藝術之路。沒有工期的限定,沒有主題的要求,藝術家們只需要按照自己的節奏,把每一個空間變成自己藝術的宮殿。正是因為藝術家有了自由、愉快的創作空間,經過了半個世紀的進程,斯德哥爾摩地鐵站從交通樞紐,蛻變成為了‘世界最長的藝術長廊。’”
           
            110公里的地鐵網,90個站點、150名藝術家、從上世紀50年代到21世紀,從墻面雕塑、馬賽克、油畫、裝飾、浮雕到燈飾、擺件。每一個站臺都是一座獨立的藝術館。為了讓記者更充分的了解這些藝術,塔姆森先生拿出了精美的畫冊,為記者舉例講解。
           
            “比如T-Centralen地鐵站(地鐵中央站),作為將藝術帶入地鐵的第一個站,在50年代末期呈現的是雕塑和繪畫的藝術形式,之后加入了很多新的元素。1975年,藝術家Ultvedt為它畫上了藍色的藤蔓和花紋,希望通過這種設計,帶給乘客們一種平靜的感覺。為了感謝參與車站建設的工人們,墻壁上用藍色繪制了所有工人的藍色剪影,據說是當時藝術家覺得把名字刻在上面太像紀念碑,才想出如此巧妙的辦法。”
           
            “再如地鐵藍線的Solna站,選擇了烈焰般熾熱的緋紅與靜寂而堅忍的墨綠。Solna站洞穴狀的亮紅色天花板仿佛直逼站臺,讓人有種‘壓迫感’。而站內的墻上則是一幅描繪云杉林的一千米長的圖景。這是著名設計師在瑞典社會工業化的鼎盛時期——1975年的作品。這整整一千米長的墨綠色冷杉生長在緋紅色的熾烈天空下,反映了工業化時期鄉村人口減少,自然環境遭到破壞的現實。設計師使用森林、野生駝鹿的墻繪圖案表達了對戶外生活方式——例如在清澈的溪流中釣魚的生活的向往。”
           
            “還有地鐵紅線的Stadion站,這座地鐵站的七彩墻繪是著名藝術家為了紀念1912年在斯德哥爾摩舉辦的奧林匹克盛事而設計。整座地鐵站巖壁都被明亮的天藍色鋪滿,而一彎旖旎的彩虹橫跨于拱形巖壁之上。色彩斑斕、情感濃烈的藝術作品裝飾著墻面,色彩碰撞的歡樂海洋。”
           
            ……
           
            將地鐵站建設成藝術的殿堂,這在很多國家都很常見,莫斯科有,中國也有,為何斯德哥爾摩的藝術宮殿令世界驚嘆?在塔姆森先生的介紹中,記者仿佛明白了:地鐵的藝術作品不僅僅是作品,更是反應當代人民對于美好生活的不斷追求。生活與藝術的結合,城市與藝術的結合。我們不斷打破固有的思維模式,發現更好的生活方式,創造更美麗的城市,從中獲取快樂、滿足的感受。地鐵藝術是心靈的富足,是城市的富足,不斷推動著人類文明的進步和城市的迭代發展。
           
            
           
            藝術——規劃的高度、創造的高度
           
            斯德哥爾摩交通的最大敵人是地理環境,這是一座群島城市,城區被水面分割得七零八落,島與島之間的來往就成了市政府交通部門面臨的最大挑戰。為此,斯德哥爾摩建成了北歐地區規模最大的城市軌道交通系統。紅、綠、藍3條地鐵線、5條有軌電車線、市域快線、市區鐵路,一共240個站點,軌道交通線路總長超過400公里,形成了一張四通八達的網絡。這些線路,有的穿過海底隧道;有的在城區地下蜿蜒;有的偶爾又從巖石中鉆出,在地面的高架橋上呼嘯而過。這種多層次的立體交通格局,體現了斯德哥爾摩獨特的規劃藝術。
           
            斯德哥爾摩大力發展公共交通,使越來越多的新城居民和上班族以軌道交通或公共汽車作為出行的首選交通工具。更重要的是,以公共交通為導向的社區發展(一些社區以居住為主,一些社區以就業為主)產生了高效的、雙向平衡的交通流。在高峰期,系統的雙向間客流量之比為45:55,造成這種平衡的主要原因在于區域規劃中,沿軌道交通走廊將人口和工作崗位的增長集中在緊湊混合開發的郊區市鎮中心,產生了由城區到郊區城鎮去上班的反向通勤。這樣,軌道交通系統克服了潮汐性客流的弱點而得到了均衡的利用。
           
            幾十年前的規劃營造出了斯德哥爾摩今日公共交通的繁榮,在塔姆森先生看來,軌道交通的規劃應是百年大計:“如何根據城市自身的特性,規劃構建適合其發展的多層次多制式軌道交通,并且經受住上百年時間的考驗,這才是真正規劃的藝術。什么是適合?不是說修建地鐵和鐵路就是適合。比如在其他國家,有軌電車正漸漸成為古董,但在斯德哥爾摩卻一直在扮演著重要的交通工具的角色,我認為這就是適合。在市中心海濱大道上,有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最先進的有軌電車,它30多米的身軀讓人敬畏,充滿后現代感的設計風格,甚至讓人誤以為它來自未來世界。有軌電車交融城市,成為了城市街頭美麗的風景線。”
           
           
           
            提到規劃的藝術,斯德哥爾摩多層次軌道交通線路之間的換乘可謂巧奪天工。斯德哥爾摩換乘站在城市軌道交通線網中起著重要作用。位于城市軌道交通線路的交叉點或匯合點處,其功能是把線網中各獨立運營的線路搭接起來,為乘客換乘其他線的列車創造方便條件。使線網形成一個四通八達的整體,斯德哥爾摩以軌道交通換乘站為基礎,形成了許多大型綜合換乘樞紐。
           
            “為了實現中心城市站四線換乘,我們披荊斬棘、排除萬難。近年來,我們對部分市郊鐵路進行了改造,原先的市郊鐵路是利用鐵路走廊布置的,經過改造后,市郊鐵路成為了服務于城市交通的市域快線,功能層次更加清晰。新建的中心站更名為StockholmCity,位于地鐵中心站T-Centralen的下方,能夠方便的和地鐵紅綠藍線互相換乘。車站設置2臺4線,與紅綠藍三線呈現三角形換乘格局。新增設2處轉換平臺,一處平臺分別設2組扶梯連接市域線站臺和藍線站臺、1組扶梯直接連接藍線站廳;另一處平臺設4組扶梯連接市域線站臺,1組扶梯+直梯銜接紅綠線上層站臺、1組扶梯直接連接紅綠線下層站臺、1組3扶梯接至紅綠線原有站臺廳。如此四通八達的改造方案,展現了斯德哥爾摩的智慧。”塔姆森先生驕傲地說道。
           
            正如塔姆森先生所說,T-Centralen站實現了各線間的互聯互通,最大限度的為乘客提供方便快捷的換乘。中國城市軌道交通協會專家和學術委員會副主任于波曾在UITP峰會期間深度調研斯德哥爾摩軌道交通,并在研究會舉辦的論壇上感慨道:“我們以為我們領先了,其實斯德哥爾摩在很多方面仍然領先于我們,比如多制式軌道交通、T-Centralen站的換乘方案、一票通達等,我們要把握共存、共贏關系,讓多制式的城市公共交通服務體系真正做到安全、便捷、經濟、適用。”
           
            
           
            藝術——管理的智慧、服務的智慧
           
            從全世界范圍來看,公共交通運營管理的三大目標無一例外都是安全、服務和效益。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們三者是公共交通運營的三條生命線:安全事故,或因乘客服務不到位而門可羅雀,或因效益不好而難以為繼都會讓公共交通公司陷入困境。
           
            斯德哥爾摩公共交通的運營服務體系堪稱一門藝術。斯德哥爾摩市的公共交通由斯德哥爾摩公交公司(SL公司)組織運營。SL公司屬政府所有,不直接擁有公共交通車輛和駕駛員,但擁有經營權。公司通過整體規劃,以招標的形式讓多家運營商經營,按合同支付費用。
           
            塔姆森先生認為只有開放經營才能提升服務品質:“我們采取特許經營模式,按照合同把經營權授予經營者。每期合同的經營期限通常為5年,并可以再續簽5年。我們會詳細明確服務質量目標,并要求授權經營的企業必須達到這些目標要求。各個經營者之間通過競爭,提供更好的服務,以力爭獲得經營權。SL公司對于車輛的定員和行車間隔具有決定權,并制定行車路線,但具體怎么運營則由中標的公司來決定。如果SL公司想要在某個特定區域內改進質量,就會改變目標要求,并具有考核權力,獎勵和罰款大致在合同總價值的1%~2%范圍。”
           
            “如此一來,公共交通運營商必須做到:根據合同保證提供授予線路或一個地區的交通服務;向乘客提供達到和超過合同要求的高質量服務;負責招收和培訓職工;負責公共交通的養護與更新;制訂運營計劃,并監察運營情況。根據要求,公共交通運營商不能降低員工工資,也不能擅自改變員工的雇傭條件,員工實際工作時間按照工會協議規定執行,但是他們在使用和調配員工,以及安排工作方面有一定的靈活性和更多的創新性。比如,在高峰時段,符合要求的維修段員工也可以充當駕駛員,以解決駕駛員不足問題;更多的維修工作在兩次維修之間進行,提高了車輛利用效率等。”
           
            政府調控+市場競爭形成了斯德哥爾摩公共交通高質量的運營服務體系。一方面,國家調控整個系統,決定運營服務范圍和標準;另一方面,私營公司盡自己的能力做好服務,并獲得一定的利潤,從而實現了雙贏。
           
           
           
            品質提升造就運營服務藝術。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斯德哥爾摩市統一采用全市公共交通一票制,一次進站75分鐘內免費換乘,不僅包括地鐵和市域快線,還包括所有斯德哥爾摩市交通局管轄的有軌電車、公交和輪渡等,全部聯網。無論你乘坐管轄范圍內的哪種交通工具,首次進站刷卡付費,出站自動出閘不刷卡,換乘其他交通工具時刷卡讀取時間,不超過限定時間不取費。乘客可以從刷卡機上看到本次出行的剩余時間,便于掌控出行。新的票制對于乘客使用和運營管理雙方都極為簡單且方便,這種大簡致勝的方式與我國公共交通截然不同!
           
            斯德哥爾摩在軌道交通運營服務和管理上取得了成功的經驗,在實現盈利的基礎上又保障了乘客的利益以及出行的品質,同時政府的監管也保障了票價的合理性以及運營方式的先進性。深入研究斯德哥爾摩的運營服務體系將對我國軌道交通可持續的發展提供很好借鑒作用。
           
            
           
            結語
           
            瑞典人向來以認真嚴謹著稱,計劃性、時間觀念很強;經濟發達卻又勤儉節約,對于精細化管理要求很高;又非常注重環保,崇尚綠色出行。同時,瑞典的公共交通業相當重視乘客的出行體驗與服務滿意度,乘客的反饋往往會直接影響到政府決策,這些特點都與中國香港相似,也造就了瑞典和中國兩國間親密合作。
           
            通過全球競標,港鐵拿下了斯德哥爾摩地鐵網絡運營項目、斯德哥爾摩地鐵網絡車輛系統的維護項目、斯德哥爾摩的市域鐵路網絡運營項目以及斯德哥爾摩至哥德堡城際鐵路客運服務。港鐵的運營水平和瑞典的地鐵設計一樣酷。自運營開始,港鐵就一直表現卓越,在斯德哥爾摩地鐵網絡的各線均創造了破紀錄的準時度,備受斯德哥爾摩市民的贊揚,甚至獲得了“2014年度瑞典品質大獎”。
           
            “港鐵公司依托在香港多年鐵路運營的管理經驗,以及在瑞典當地交通運營中的卓越表現,正逐步深入獲得瑞典當地政府和人民的信任,也不斷鞏固自身在瑞典市場地位,”采訪的最后,通過《世界軌道交通》雜志,塔姆森先生希望進一步加強兩國間的公共交通產業的合作:“港鐵高質量的運營水平深入民心,也給我們兩國間親密合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石,中國公共交通智能化發展水平讓我們驚艷,我們希望在智能化發展方面,有更多的中國企業能參與其中;同時,我們也希望有更多的瑞典企業參與中國公共交通的建設,讓更多的科技企業像沃爾沃、宜家一樣在中國家喻戶曉!
           
            用智慧描繪公共交通未來,造就了斯德哥爾摩軌道的世界,藝術的殿堂!
           
            獨具一格的地鐵風景線,留下最美的回憶!華麗的站臺、悠閑的等待,留下友善的溫暖!熙熙攘攘的地鐵站,感悟生活與藝術!悠然而來,從容而去,生活的小確幸,始于站臺的遇見,仿佛一切充滿希望……

          上一篇:徐軍
          下一篇:最后一頁
          日本中文不卡无码视频,乱人伦中文视频在线,同性男同高清无码视频,玩弄放荡的少妇的视频